您的位置: 贵阳资讯网 > 健康

重生原始部落 【232】图腾祭祀仪式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5:19

重生原始部落 【232】图腾祭祀仪式

“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五位黄丘族人各拿着一根两端通透的牛角在吹嚎,五位黄丘族人各对着一个被兽皮包裹着桶状木头在拍打。

号角与鼓的响声不断在黄丘部落的上空回荡,格外震撼心灵。

一大早,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黄丘部落的图腾祭祀仪式就正式开始了,每位黄丘族人都围在祭坛旁边,等待着沈农带来部落图腾。

大山洞内。

虽然之前经历过一次火灾,祖火堆被熄灭,但好在在沈农的力挽狂澜之下,他成功的保留住了一丝火种,不至于让黄丘部落历代都熊熊燃烧着的祖火在他们这一代消失。

而祖火的火苗在后来黄丘族人们的照看下,也是很顺利的就恢复到了之前那样的篝火规模,而沈农为了防止再有火灾这种事情发生,便让族人们用石头在祖火周围搭出了一圈石头矮墙,可以阻止火焰燃烧时的火星子溅射出来。

此刻沈农正站在祖火旁边,脸色凝重的看着这火势旺盛的祖火堆,因为洞内不通风,而祖火的温度又太高了的关系,沈农脑门上已经是被热出了一头的热汗。

“部落图腾为什么要放在这种地方啊……”沈农突然惆怅的说道。

为了保护部落图腾,黄丘部落历代都是把部落图腾放在祖火堆里的,这样一来别人无法发现到部落图腾的存在,也不会有人想到黄丘部落的部落图腾竟然藏在祖火里。

拿起一根石矛,沈农伸进祖火当中便开始探索起来,希望能够发现到那个部落图腾的存在,就像是浑水摸鱼般的搅拌一番,沈农终于是感觉到了手中的石矛触碰到了一个硬东西,毫无疑问这个东西就是部落图腾!

为了能够赶紧离开大山洞去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沈农双臂齐齐用力,没几下就把祖火中的那个硬东西给揽了出来。

借着火光映照,沈农也是看清了那个东西的模样,这竟然是一块银白色的不规则金属

没错,就是金属,沈农看着它表面的黯淡光泽,以及石矛敲在上面的声响,百分百能够断定这就是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类的金属材料。

在这块金属上有着一个看起来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古怪图案,虽然这个图案很糟乱又没有具体形状,看起来就像是哪个三岁小孩在上面乱涂乱画一般,但你若是盯着它看久了,竟会感觉到脑海中突然就混乱了起来。

这种混乱毫无头绪,就是一种莫名从心里产生出的不知名烦躁、不知名愤怒和无法产生出任何想法,这种感觉非常难以形容,沈农以前从未体会到过。

“巫?”站在旁边的熊镰猛地喊道。

这一声巨响直接就将沈农从那种诡异状态当中拖了出来,他整个人的身体顿时一震,就像是从高处坠落立马又从睡梦中惊醒一样。

等回过神来沈农才发现到,自己的双手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握紧成拳,力度大到连指甲都悄然刺入到了皮肉当中,伤口渗出鲜血。

“嘶!”沈农顿时忍不住啧出了声来,这还是有点痛的。

“巫,你没事吧?”熊镰奇怪的问道,他刚才看沈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面便感觉有些古怪,这才会出声叫他。

而回过神来后的沈农却是不敢再去直视那块部落图腾了,直接用石矛将其揽出火堆,然后从旁边一位黄丘族人的手中接过一桶水,直接就泼洒到了部落图腾的身上。

扑哧!噗哧!

部落图腾一直放在祖火当中烧烤,表面上的温度自然是高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水刚刚才浇上去,立马就响起了刺耳的声音,随即一股股白雾从部落图腾上蒸腾而起,瞬间沈农身边烟雾袅袅,很是梦幻。

把一桶水全部浇光,沈农用石矛矛头捅进部落图腾角落里的一个圆孔里,直接手臂一用力就把这块部落图腾给挑了起来,别看部落图腾的材质是由某种金属构成,但重量却非常轻盈,大概在十斤左右,沈农身为准战士想要将其给挑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而这时站在旁边的熊镰等人早就已经是推着一辆板车准备好了,等沈农把部落图腾放到板车上,他们就会立马将板车推出大山洞,送到祭坛之下。

噔噔!

当部落图腾从石矛上脱落,掉落在板车上时,也是有一声属于是金属发生碰撞的声音响起,熊镰他们显然是早就已经习惯这种声音了,直接推起板车就朝着山洞外走去。

但沈农不一样,当他刚听到声音的那个瞬间,眼前突然一片发白,然后整个人在瞬间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

“巫,真的是这里吗?”

一座高山之上,几名穿着兽皮裙的男人站在山崖边询问道,而在山崖之下,左手边是广阔的大草原,右手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这几人居高望远,表情非常震撼的欣赏着山下的景色。

远方是漆黑的夜空,只有寥寥几颗星辰在闪烁,一朵朵乌云缓缓飘荡而过,为这黑夜遮挡住了几分月光。

“嗯,我请苍桃部落的巫给我们黄丘部落卜过了,我们部落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对着族人们的疑问,一位穿着蟒皮裙的白发老人拄着木杖点头应道。

在众人的等待中,时间慢慢流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小时,夜晚里的风越来越凉,吹的人身体里骨头都开始发冷了,于是便有一个男人忍不住问道:“巫,苍桃部落的巫不会在骗我们吧?在这黑山上等了这么久,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苍桃部落的巫术是三木卜,跟我们部落的巫术不一样,他卜的很准的,我们再等等。”巫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山石很淡然的说道。

时间又是一分一秒的过去,鉴于巫的执着,虽然大家都感觉很冷,但是谁都没有说出口来,因为他们知道不等到那个东西出现,他们的巫是不会离开黑山的。

众人的等待终于是没有白费,当天际边突然亮起一道白光,一条亮眼的银带便从北方天空火速朝着众人所在方向飞射而来,这条银带划过了夜空划过了乌云,携带着一条慧尾笔直的朝着黑山撞去。

在夜空中飞行的银带本来只有拇指大小,但是当它距离黑山越来越近后,众人也是渐渐看清楚了它的真面目,那竟然是一块银白色的石头。

轰!

石头重重的撞上了黑山,与黑山山体发生了巨大的碰撞,那片区域瞬间就塌陷下去一大块,出现了一个类似盆地形状的大凹坑。

在凹坑的正中心,赫然就插着一块只剩下磨盘大小的银白色石头。

看到这块石头,白发老人不禁当场喜极而泣的笑道:“来了来了!就是这个,它就是我们黄丘部落需要的东西!”

……

沈农浑身一个寒颤,顿时就从失去意识的状态当中恢复了过来,只见此时熊镰他们推着板车才走出三四米远,这就说明刚才时间仅仅只过去了几秒而已,但是在沈农的感官中,他刚刚却是以着第三人称的视角陪伴着那些人在夜晚的黑山上白白等待了好几个小时。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那是什么?我在做梦?”沈农不解的自语道。

其实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记得之前在大山洞里帮忙灭火时,他的身体被从祖火里飞出来的那些花苞触碰到时,他也看到了一些不属于是自己记忆,但是感觉却非常真实的画面片段。

由于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沈农只好先将这个问题置于脑后,赶紧追上熊镰等人的脚步。

板车缓缓从大山洞中驶出,看到板车上载着的那块部落图腾,每位黄丘族人的脸上瞬间都露出了尊敬和崇拜的神色,而烈一行人也是纷纷表现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以此视为对黄丘部落部落图腾的尊重。

白骨祭坛之下,骆蛮饶有兴趣的观察着黄丘部落的这块部落图腾,每个部落的建部祖先选择用来制作部落图腾的材料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会选择玉石、有的会选择金属、有的会选择石头、有的会选择野兽的角,总之一切都要看自己部落的所在地附近有什么能够长久保存的材料,然后就地取材,制作出一个能传承子孙后代们的部落图腾。

作为大部幽天部落的巫,骆蛮曾经参加过很多盟部的图腾祭祀仪式,也见过各种由不同材料制作而成的部落图腾,但是他此刻扪心自问,自己好像还真没有见过像黄丘部落的部落图腾这样材质的。

黄丘部落的部落图腾就像是合金似的,表面在阳光的映照下倒映出一道醒目的光泽,而上面刻着的那些古怪纹路也是随即引起了骆蛮的注意,但是在他的身上却并没有发生像沈农那样的怪异情况,所以当骆蛮稍微打量了几眼,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之处后,他便将自己的视线收回了。

湛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三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湛江治疗牛皮癣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