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阳资讯网 > 历史

送葬诗歌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迷途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3:31

送葬诗歌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迷途

轰隆隆——

一道巨大的电光降落到附近的空地上,被命中的岩石瞬间就化作了碎屑,四分五裂的渣滓散落一地。

平稳的地面都因为恐惧而颤抖起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雷雨夜,一切事物似乎都变得胆战心惊。充盈在空气中的魔力描绘着异样的轨迹,仿佛是想告诉人们它们并非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暴风雨笼罩大地,蕴含在风与水之中的魔力简直像发狂了一般,毫无慈悲的肆虐着大地。从远方山麓处传来的巨大雷鸣演奏起不吉的曲调,云层上方翻卷的电光将它青白色的光辉投向地面。

“这天气真是越来越糟糕了,我们来到卡特里斯城三年了,印象里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大雨。”莉琪眉头微微皱起,谨慎的观察起狂乱魔力绘出的轨迹,“虽然説之前持续了一周的暴雨就已经很不正常……可是现在这场雨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有人拿着水盆往微缩箱庭里洒水一样。”

这场异常的暴风雨四处都充满了法术dǐngdiǎn操纵的痕迹,可是其运作原理却难以解明。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有很多法术士在研究如何利用法术来控制降雨,只不过他们的努力并没有获得与之相对的回报。

毕竟以魔力的总量作为考量基础,常人的魔力就很难制造出大规模的自然现象,而调整整个环境的元素运作更是极其困难。

“算了,别管这么多,还是先找到回去的路……这里确实是城市周围?”看看周围几乎被火焰烧毁的谷地。莉琪挥手调动那些从地面延伸而上暗影触手,将被牢牢捆住的两个法术士搬运起来。

他们全身的力量都被莉琪的法术抽去了。现在只能怒目圆睁的看着操作着法术的她。毫无疑问,这两个家伙并不打算乖乖的束手就擒。尽管已经被法术里三层外三层的束缚住身体,但他们还在努力调动着身体里所剩无几的魔力,试图冲破莉琪设下的第一道防线,夺回身体的活动能力。

隐约的魔力虽然极其微弱,却在他们的控制下不断流动寻求解开法术的正确角度。仅此一diǎn就足以看出他们有着不俗的水准,如果没有在露出破绽的时候被莉琪一击得手,要制服他们可能还得费上一些力气。

莉琪当然注意到了他们的行为,但她却只是嘲谑般地挑起了一边嘴角,并没有作出任何阻碍他们的行动。束缚住这两个法术士的幽影触手看似柔软。可是并远远没有他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切断。而且……如果真的有必要,她随时能够用一些更加“激烈”的手段来阻止他们逃脱。

所以她很乐意看看这两位法术士的努力能够做到怎样的地步——看着有人为了破解自己的法术而头疼,对她来説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她看起来虽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心里早就笑出声了。

“你説的很对,尽快找到道路才是最重要的……不过问题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看着恶趣味发作的莉琪,柯特虽然头疼也只能装作没有看见,“很抱歉,我似乎看不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有些茫然的观察起四处。但雨夜中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样貌,就连想凭借星星的方位判断方向都没有办法。説实话,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卡特里斯城周边的丘陵地带迷路,作为一个经常在野外执行工作的佣兵。这样的遭遇简直和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迷路没有什么区别了。

此情此景对于柯特来説也是颇为无奈,毕竟他也很少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漫步野外。随身携带的工具早在之前的忙碌中损坏了,而别在胸前的剑星纹章也因为周围暴乱的魔力而没有任何反应

荒山野岭。这个词语用来形容这片谷地恐怕再适合不过了。卡特里斯城周围有很大面积的山野,这些地方至今都没有得到完整的开发——明天行走在这些地方的。除了佣兵以外大概就只有少量的山民了。

“大概是那边……或者那边?”

面对柯特的问题,莉琪也只能干笑着随便指了一个方向:“我刚才已经试图用法术辨识城市所在的方位了。但是周围的魔力场过于混乱,连我都法术都受到了干扰。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先往那边走。”

莫名的,莉琪有diǎn怀念起米欧?迪斯塔德那个唠唠叨叨的小姑娘了,如果此时有她掌握的导向术进行协助,想必很快就能找到回去的路。这时莉琪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和她打过招呼了。

或许回到学院之后,有必要把奥斯卡还有他们一起找出来交待一些事情……这般想着,莉琪轻轻摇了摇头。

“那边就是正北的方向。”莉琪指着一个方向説道,“不仅如此,那边同时也最有可能在那个方向找到通向卡特里斯城分道路。”

众所周知,卡特里斯城被修建在一个被连绵不绝的山脉包围中的小角落里。除了北方广阔的大平原地带,剩下几个方向不是还被原始森林覆盖的山区,就是一些高低起伏的丘陵,和这里的地形有些相似。

“北方啊……或许真的在那个方向上。”

柯特望向北方群山的轮廓,那个方向的山岭逐渐敞开,俨然是这片山间谷地的出口。或许莉琪的选择是对的,在被山岭包围住的此处只有北方的坡道是缓缓斜向下方的,一条湍急的小溪正沿着它流向远处。

沿着莉琪指出的方向缓步前进,柯特小心翼翼的跨过溪边布满锐利碎石的河滩。到来之前的就已经熄灭的那场大火看起来焚烧了谷间绝大部分区域,越是向前走去,被烧焦的东西也越多。

他diǎn亮了那盏从法术士二人组手中拿来的提灯,借着那些许光亮观察起周围的景色。説来也怪,这盏提灯中心被嵌入了一些晶体碎片,这让它散发出某种缺乏温度的蓝光,看上去简直就像鬼火一般。

不知道那两个法术士是否酿成火灾的犯人,但他们绝对没有办法撇清关系。在火灾后遗留的焦土上,依然能够看到些许还没有被烧干净的残骸——大多数是野草和小花,一些刺入地面的木桩就显得尤为出奇。

那看起来就像是树立在农场周围的篱笆或是矮墙,只不过被它们圈出的场地中只剩下了被烧成灰烬的杂草。就算这里真的是一个农场,恐怕也已在很久以前被荒废,就连农舍也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在谷地的边缘处,依稀有一些倾倒的石块堆积在一起。最初看见它们时,柯特还以为只是偶然剩下的的乱石堆,现在想想,它们也许是建筑物的支柱残骸,随着时间而逐步被丛生的荒草覆盖。

他疑惑的看着残留在周围的东西,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起来:“奇怪…...我总觉得这里的环境有些眼熟——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説是废弃农场之类的……我不记得卡特里斯城周围有这样的地diǎn。”

佣兵管理处拥有卡特里斯周边地区经过书士局仔细勘定过的地图,在那张地图上清楚的记录着所有设施以及地diǎn的坐标。可无论柯特如何回想,他都无法子啊记忆里找到与这片山间谷地相似的记录。

那张地图不可能有错误,因为书士局的成员每隔一年就会重新勘定更新记录,因此管理处的地图也必须每年更换成最新版本。柯特没有在今年的地图上看见任何“废弃农场”标记,换言之,这里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被记录在案,就是有一些人用自己的手段掩盖了这片区域的信息。

如果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书士局的成员,可能会让那些管理文字的家伙陷入混乱之中。他们无比的信任自己调查后得到的数据,万一得知这个数据被某些人恶意的篡改过,那他们脸上的表情可就要不好看了。

然而,现在不是考虑那些书士对这个消息有何反应的时候——对于利用他们已经出现错误的情报的人来説,更大的困局才刚刚开始。既然地图可能出现偏差,那周围的区域想必也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

于是最大的嫌疑自然落到了“真视之眼”的头上。

“真是麻烦,究竟‘真视之眼’那些家伙的触角有多厉害,我怎么感觉他们已经碰到了很多重要的地方?虽然説他们有可能潜藏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角落……但没想到连书士局里都有他们的一份子,”

柯特不由得抱怨起来,如果他的推论正确,那么不仅仅是卡特里斯学院下属的人才派遣变得难以信任,就连书士局也已经被渗透了。如果是能左右到周边地图描绘的人,那他的地位想必远在普通书士之上。

这实在有些超乎柯特的预料,他没想到就连皇家书士局的上层人员中都出现了变节者——这无疑会让本就混乱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

隐约间,一丝不安的预感爬上了他的心头,恐怕无论是“真视之眼”还是“群青派阀”,他们的实力都被大大的低估了。恐怕在已经将卡特里斯弄得乱七八糟的现在,他们依然没有动用手下的所有棋子。

想到这里,柯特下意识的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未完待续。。

成都恒博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医保卡
成都恒博医院要预约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费用高吗
成都恒博医院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