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阳资讯网 > 体育

仙怨传说 第185章 别离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0:56

仙怨传说 第185章 别离

都山老祖皱纹脸色愈发苍白,眼睛渐渐有些黯淡了。

都山老祖心神不宁,徒然悚道:“你、你离我远点!”

冷幽与刘林一惊,莫名感到有一种诡异环伺在侧。

见他瞳孔有些散乱,冷幽不由准备后退,只是都山老祖费力指着冷幽手中剑胎,虚弱道:“不是你,是那法宝,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邪异……”

冷幽心底讶然,手一招,便操控剑胎离得远远的。

冷幽沉吟一番,继续问道:“道怨心咒下一步是什么?”

剑胎不在附近,都山老祖莫名松了一口气,对于冷幽提问,他只能再次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第一阶段皆如此折磨,想必以后好过不了哪里去,你就等着吧,想避都避不了。”

“这么说,倒是有些无穷无尽了。”

“本就是一条险路,或许以后真能长生、真能超脱也说不定呢,不然老夫又何必赌上一条性命,落得如今这般地步。”

清霄真人不是疯子,万不可能特地留下一杀人魔经。

只是前方如藏了一大团迷雾,除了一丝微的希望,剩下的便是无尽的未知与恐惧。

“修炼时你可有何异常?”

“幻觉,都是幻觉,都不真实……”

冷幽伸出手来,涌出一小蓬深邃至极的道怨灵气,看着灵气沉默了许久,才淡淡道:“你说,你现在是否就产生了幻觉,这一切皆不过是因为道怨心咒凭空臆想出来的?”

幻觉与真实,皆不过是心念所定,当人心心念被彻底蒙蔽了时,所谓的幻觉便也是真实。

就这一瞬间,冷幽皆有些怀疑是否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警惕仔细想了又想,才缓缓镇定下来,一旁旁听的刘林疑神疑鬼,越听越是感到体内有一股寒气直冒,面色一直不断变幻着,惊疑不定。

“若是可能,老夫也想当做一场梦幻。”都山老祖神情萎靡。

在这弥留之际,都山老祖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从清霄真人手中收下道怨心咒,不然如今,自己仍然活得好好的……

只不过下一瞬间,他忽然又没了后悔的念头,只是有些唏嘘。

也的确啊,没了道怨心咒纵使能好好活着,也始终缺少了什么,与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当初接下道怨心咒之后,甘于承受多年的九噬玄冰刺之痛,甘于忍受常人所不能忍,虽然最后的结局还是失败,也从未有过半分后悔。

都山老祖皱纹老脸渐渐泛出红光,已经走到回光返照这一刻。

“老祖……”刘林有些难过,想起了曾经过去多年的一些日子。

都山老祖轻摇了摇头。

另一边,冷幽没什么需要再问了,剩下的只是与都山老祖说予剑胎之事,或许,能窥得一丝线索。

耀日不是那般明媚,庭院里,透着一分凉意。

冷幽话到嘴边,忽然察觉身后多了一分人之生气,冷幽仔细感知,不由感到略有一丝苦涩。

也不知何时,纱便在此处了,右臂伤口冷幽已为她上了药,血迹已清洗干净。

房间门口,水云纱心神极为不稳。

她费尽了力气死死扶着门框,极力忍受九噬玄冰刺带来的剧烈痛楚,只是神情依旧显得很痛苦,薄唇费力张开

仙怨传说  第185章 别离

,“都山……老祖……”

冷幽快步走过来将摇摇欲坠的水云纱搀扶住,水云纱身躯微微缩了一下,看着冷幽,一对眸子也略微闪烁。

冷幽平静看着她道:“纱,我便扶你过去。”

水云纱轻咬了咬薄唇,目光渐渐有些飘忽,里边逐渐少了一些东西。

她静静看着冷幽,最后几乎像是无意识般木然轻点了点头。

在都山老祖和刘林注视下,水云纱在冷幽搀扶下极力支撑着全身冰珊瑚剧毒噬痛,一步一步费力靠近过来,玉脸痛苦,目光放在都山老祖脸上,艰难开口,“魔头,该诛……”

水云纱右手费力握着精铁仙剑,遥遥指向都山老祖,玉臂细颤,仙剑剑尖也在无力颤抖。

都山老祖脸色红润,身躯痛得有些佝偻。

他缓缓道:“老夫被你天外飞仙一剑透体,五脏六腑除了心脏之外尽数被剑气肆虐,一直遭受万般折磨,你已经为水云宗抱了仇了。”

“你……没死……我……水云……纱……今日……必……杀你……”水云纱艰涩开口,声音断断续续,身躯不停寒颤,玉脸也一脸惨白,惨烈到了极致。

都山老祖渐渐挺直佝偻的身躯,下一瞬间,胸口剑伤崩裂,一股黑色鲜血汩汩涌出。

黑血流出,都山老祖脸色略微痛苦,脸上浮现一抹潮红,喉咙惨烈蠕动,呕出一口鲜血。

鲜血夹杂着碎脏,血淋淋一滩,触目惊心。

都山老祖胸口流血,嘴里流出的血也沾污了整个下巴,同样凄惨无比,他惨然看着水云纱,虚弱道:“老夫……已经被你杀死了,还看不出么?”

水云纱目光闪过一丝不甘,身躯徒然颤抖得厉害,玉脸也泛出一细抹激动,若没有冷幽扶着,早已跌倒在地上。

右臂颤抖,手一松,“哐啷”一声轻响,精铁仙剑清脆掉落在地上,孤寂反射着寒冷的辉光。

不远处的屋顶上,黄昏古夕与白衣、问姬、夜鸦、虬龙道人等皆无声看着,当刘林带着都山老祖落下时,隔院的几人便早已察觉。

水云纱全身瘫软,再也没了半分力气,被冷幽双手拥住,将她紧紧贴在怀里。

看着近在咫尺这张略带一丝凄凉的痛苦玉脸,冷幽从未太过波动的心绪竟有一些悸动:自己,爱上她了。

精致玉脸上,淡淡的柳眉,渐渐湿润的眸子,挺翘的玉鼻,还有,两片薄薄的温润薄唇……

冷幽心底冲动,忽然想吻上那完美的薄唇,为她减轻一分痛苦。

冷幽苦涩道:“纱,我是爱你的。”

怀中,水云纱凝脂般的玉脸痛苦中略带着无助,柔软的身躯一直在挣扎,她看着冷幽眼睛,泪眼朦胧,渐渐地,她薄唇微微张开,玉脸痛苦向着冷幽脸庞费力靠过去……

庭院中,冷纱两人身子紧紧贴着,同时想到了古漠古窟内落渊的一幕,也想起了玉霄巅上两人紧紧相拥的时光……

轻吻着温润的薄唇,冷幽双手不由紧了紧,想将怀中的人儿融进自己心底,永远不再分开。

另一边,水云纱紧紧抱着冷幽,薄唇任由冷幽侵犯,玉脸凄凉,满是泪水的眸子痛苦闭上,悄然流下两行清泪……

水云纱略微痛苦道:“冷幽……纱……有些不相信你了……就此……分了……”

怀里人儿眸子痛苦闭上,抱着自己的手已无了力气。

冷幽离开人儿薄唇,苦笑得有些难看,随后为其擦掉眼泪,温柔抱起她向着偏房里去。

唉,当遗世人儿再次睁开眼睛,便是两人缘尽之时了罢。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丽江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乌兰察布男科医院
到济南糖尿病医院怎么坐车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