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贵阳资讯网 > 美食

煤炭资源税改倒逼电价上调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21

尽管此前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负责人已明确表态,在通胀压力减弱的情况下,将启动价格矛盾的“梳理”工作,其中便包括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但究竟何时调整,监管部门仍三缄其口。

针对前日媒体曝出的国家发改委近期将大面积调整电价,发改委价格司相关负责人昨日回应表示,尚未看到上调方案。业内人士指出,市场煤与计划电矛盾已久,加之煤炭资源税改革可能紧随油气被提上日程,如果不及时调整,将严重影响电企发电的动力,电荒恐越发严重,因此应在新的煤炭资源税开征前尽快启动电价调整,综合考虑,明年上半年可能成合适窗口。

发改委称近期尚无方案

“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电价上调的方案,也没收到这样的方案。”尽管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负责人否认了前日媒体关于电价调整的相关报道,但电荒白热化趋势却不容质疑。来自电监会的《全国电力供需及电煤供应检测预警信息》显示,截至10月下旬,全国日缺煤停机容量最大将近1600万千瓦,电力企业正面临着2008年以来最为严峻的运营压力,17个省市面临新一轮拉闸限电可能。

此前,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表示,考虑到10月CPI的数据已经有所回落,通胀压力逐步减小,尽管宏观政策不会出现转向,但会对部分价格矛盾择机予以梳理,其中包括供暖、天然气以及电力价格等。

然而,就在媒体纷纷猜测电价调整的窗口时,发改委却在昨日予以否认。

对此国泰君安分析师王威猜测,处境尴尬是当前决策层目前在电价问题上预调难调的关键。“首先,调价将可能导致年底合同煤价格涨幅超预期,造成电价上调失效,并强化相关利益各方‘电荒带来调价’的惯性思维,催生道德风险。其次,不调价亦会带来冬季用电高峰期间全国大范围地区出现各种类型、程度的电力供应缺口,届时补救空间应当极其有限。”王威分析。

宜赶在煤炭资源税改前

虽然“电荒”传言四起,但是发电企业却受煤炭价格上涨影响,火电厂已多现亏损。加之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火电厂排放新标准,业内预计未来亏损面只会越来越大。昨日更有消息传出,国资委已经开始着手调研电企巨额亏损的程度。

“电荒问题一再加剧的根源主要是市场煤与计划电,现在国内煤炭价格高位运行,而电价不能随着煤炭价格的上涨而上调,如果未来煤炭资源税一旦开征,矛盾会更加激烈。”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指出,发电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缩小甚至亏损,这使得发电企业的发电积极性不高,由此导致了电荒。

尽管发改委又对电价调整进行了否定,但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毋庸置疑,随着煤炭资源税改革的来临和环境保护压力的加大,电厂的成本压力进一步增加,电价调整具有一定的内在需求。

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也认为,当下电煤价格和电价并不挂钩,而终端电价又不会随煤炭价格上涨而上涨,如果煤炭资源税改革前,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不解决,势必会增加电力企业生产成本,影响到电力供应。由此,监管层应该在煤炭资源税上涨前,出台相应的措施,既保证电企发电的积极性,又保证电价不出现大范围上涨。

明年二季度或成窗口

“现在国内通胀压力已经出现缓解的迹象,宏观经济形势改善也是电价调整的有利时机,应该尽快启动电价调整。”在宛学智看来,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的矛盾是电力紧张局面出现的根本原因,理顺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是我国电价改革的重点,当前调价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

王威也认为,由于未来三个月CPI预计都将在5%以下运行,虽然仍高出以往共识3%的通胀警戒线,但在我国通胀容忍度逐步提高的现阶段,可以认为通胀水平对上调电价的阻滞将要消失。

窗口似乎已经开启,但究竟怎么调,调多少?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预测,年底前上网电价上调的可能性非常小,考虑到即将到来的年度煤炭合同谈判,发改委若此时调电价恐怕又会给煤价上涨找“借口”,这是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考虑多重因素,明年二季度是比较合适的上网电价上调的时间窗口,调整幅度应该在2分钱上下。

“要缓解发电企业成本压力大的问题,除了调整价格的方式之外,还可以考虑降低企业管理费用和降低运输成本等方式。此外,还可以考虑发展清洁能源等方式来缓解电力紧张的问题。”宛学智同时提醒。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费用高么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专家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能用医保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专家是谁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看病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